当前位置: 全程旅游网首页  江苏  淮安旅游  旅游攻略  摇橹咿呀看淮安 道不尽的千年古韵
北京 上海 江苏 山西 陕西 河北 天津 内蒙古 浙江 山东 安徽 江西 海南 广东 广西 福建 台湾
湖南 湖北 河南 新疆 青海 甘肃 吉林 黑龙江 辽宁 宁夏 重庆 四川 云南 贵州 西藏 香港 澳门

亚洲 非洲 欧洲 南美洲 大洋洲 北美洲

摇橹咿呀看淮安 道不尽的千年古韵

http://www.alltrip.cn 全程旅游网  发布时间:2012-08-24 18:28:01  来源:搜狐旅游  作者:曹燕 秦斌  发布人:网友 从不对别人讲

    摘要: 清江浦本是水名,也是今天淮安市主城区(清浦区)的历史名称。历史上黄河夺淮,淮河成为黄河的支流。淮河入黄处的口门又称为清口,清口一开始就是两条河道汇合处,但因为黄河泥沙的影响,如果不治理,淮河水出不来,运河水就没法通航。
分享到:
     历史上,淮安一直都是治理河道的中心地区,明永乐年间在淮安开清江浦,建设新闸保证漕运。明清之际,因为黄河艰险,北上过闸艰难,南来北往的除运粮漕船之外,大多到清江浦舍舟登陆,经“九省通衢石码头”向北,渡过黄河来到王家营乘马或马车北上。清朝雍正年间,在王家营辟成通京大道,一条通往京城的长路。乾隆年间,清江浦一带也成为淮安城的繁华中心,“襟喉南北处”,南船接北马,“行人日夜驰”。

清江浦那些肆虐的过去

  升帆、摇橹、撑杆……在淮安姑娘季瑶的毕业摄影作品里,老人们衰颓的身体在演绎着当年运河上行船的情景,枯瘦的手像是要在时间里打捞点什么。季瑶将自己的作品命名为《运河记忆》。今年春天,她花了几个月时间走访了不少老人,主要是江苏省航运公司的老船工,年长者有解放前就在运河里讨生活的船家。季瑶觉得自己的作品有些遗憾:“本来想拍些外景,但是淮安市区内运河看起来更像沿河景观带。还有,一些老人家,我去了几次,第二次可能就生病或者去医院了。”

保存到相册
淮安城里运河内,卸完货的大船停泊在河边 [保存到相册]

  “逆水过闸称为上闸,顺水过闸叫做下闸。上闸难,心惊胆战;下闸险,提心吊胆。”停留在89岁的老船工陈锦富脑海里的清江闸,依然湍流咆哮。黄河多沙,易淤易决口,清江大闸修好后,因为闸门狭小,闸门上下水的落差大,漕船通过湍急的水流时有断缆沉舟的危险。为了保漕运,设法分流,又挖掘越河,在越河上建立了越闸,越河的主要作用是分流,既减缓流速,又能增加过船的数量,如万马奔腾,据说在二三里之外都能听到闸门处瀑布般倾泻的轰鸣声。“船只从清江闸或越闸逆水而上,靠船家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的,非得用绞关牵拉不可。但还是要辅助以人力,经常因为用力过大,竹篙都会撑成弓形。”

  季瑶觉得老人家的这个说法特别生动,但是她还是无法想象清江浦曾经有那么肆虐的过去:“我小时候的清江浦,就是一条平静的河,老是浑的,大货船早就不走了,还有轮船开往扬州的,中洲岛码头上都是破败的房子。”

人间宗教总能体贴人心

  中洲,是位于淮安城区一块介于里运河和越河之间的长三角形半岛,有四十亩的面积,当年通过木桥和陆地相连,现在已经是陆地的一部分。2003年开始,淮安开始拆迁建设中洲岛,现在岛上新建了清江浦楼、运河博物馆等,沿着一条直线排开,但当地人都说,原来的清江浦楼根本就不在这里。清江浦周围也是淮安人文典故的密集区,例如文庙、慈云禅寺等。

保存到相册
农历六月十九,观音成道日,淮安市民纷纷到慈云禅寺内吃素面 [保存到相册]

  清江闸这个凶险的闸口,曾经是绕不过去的关口,因而聚拢了人间的烟火,有时候顺水下闸比上闸更紧张危险。淮安市水利局副总工程师范成泰说:“过闸如同生死过关,无论上闸下闸,之前都要先在船头烧香拜佛,富裕些的船家则用猪头三牲祭祀以求平安。”这也是为什么清江浦成为淮安一个历史地标的原因。

  过闸时,船上的妇女小孩多数都要上岸。旧时代在风浪里讨生活,有个迷信的说法,妇女在船上出现是很大忌讳,会触犯水神,即使不上岸,也只能躲在船舱里,不能说闲杂话。人手不够,就请别的船上的人来帮忙。船靠岸后,船民就近前往庙、祠祭拜,一是感谢神灵保佑既往给予的平安,二是祈盼未来更加平安。当年清江浦一带有不少寺庙,最大的就是清江浦六大古寺之首的慈云禅寺,现在这里的香火依然很盛。

  农历六月十九,观音菩萨成道日。一大早,慈云禅寺里已是香火氤氲。这一天,寺院里有素面供应,大家都说吃这个面好,会带来好运气,一年只有三次机会才能吃到。长桌条凳摆开,三块钱一碗,吃完了可以再添,还有人打包带走。小车从寺院后面不断推来一锅又一锅面,顿时出现了火热的买面吃面的场景,摩肩接踵,热闹嘈杂。吃面的大多数是妇女,虽然远离了运河上风险的日子,但是人间宗教、世俗生活总是能体贴人心。

造船业沿里运河铺展开来

  清江浦最繁忙的时代,这里创办了全国最大的内河漕船厂——清江督造船厂,又称为清江船厂。选择在淮安是因为,“沿运河达长江,可直接出海,沿运河北上可入黄河,达北京及北方各省”。淮安市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季祥猛介绍:“造船厂沿着清江浦河北岸排开,其中心位置东去山阳县城、西去清河县城各三十里,大致在现在淮安旧城区的里面。”

保存到相册
淮安里运河旁的一家造船厂,一位工人在为一艘小船喷漆 [保存到相册]

  这是一条沿着里运河两岸铺展开来的产业链条,“曾经发展到拥有京卫、中都、直隶、卫河四个大厂,共计82个分厂,工匠商人近万,厂房工棚从淮安板闸到韩城,连绵十八公里,每年造漕船五百六十余艘。清江船厂由工部的派出机构工部分司监理”。说起来,这都是明朝的那些事了。

  “郑和下西洋的船,大部分来自淮安一带的船厂。”当时称为沙船,又叫做定波船。沙船的篷有二桅二篷至五桅五篷,篷的长和宽不等,篷的面积根据计算的风力,“内河沙船风篷狭长,外海沙船篷面宽而短,大概是因为海风强劲,风压中心必须更加降低。扯篷用的盘车,都用樟木、楠木制成……”范成泰觉得,淮安之所以具有工业城市的气质,和造船业的传统脱不了干系。

  即使到了今天,仍然有一些船厂遗留在里运河岸边。淮安市运河集团船舶厂曾经是苏北地区最大的造船厂,规模最大的时候有上千人,不光是给外面造船,自有的船也多,都是大船,往长江里开的船。

当一艘船到了生命的晚期

  正有一艘拖船拖曳到岸边修理。一艘船的寿命大概是20年,现在已到了它生命的晚期。王船长跑了20多年船,看着船舶厂从热闹到冷清。和很多国有企业面临的问题类似,“因为体制等原因,现在大部分的船舶制造都转移到了私人船厂”。这艘巨大的拖船,曾经经常行驶在辽阔的长江里,而今被拖曳到运河边修理,蓬蓬的野草杂树簇拥着它,看起来就像是搁浅在岸边的一条大鱼。

保存到相册
里运河岸边的一家造船厂,工人们正切割一艘报废的货船 [保存到相册]

  造船厂现在的业务主要是修船和切割船体。改制后船厂只留下一百多号人,大多是熟练的技术工人,其中也有女人,但当他们工作时,火花四溅,人藏在油腻的工作服和电焊面具下面,难以区分性别。造船厂背靠着运河,水依然很浑,运河里货船川流不息,运河对面是正在被改造的沿河景观带和高耸的楼盘,运河边的天际线越来越高。而如果没有了运河对面的这些背景,船厂里劳动的场面几乎很难没有时间流逝的印记。

  运河里船民把要报废的船拖到船厂来切割。“现在船只的使用都有严格的时间规定,就像是路上的小车一样,到了一定的时间就要申请报废,一般来说一艘船的使用期限是15年。”来自盱眙的船民胡玉兰三年前花30万买了一艘二手船,三年后它的生命周期就到了终点,“必须要报废了,不然就要扣船舶驾驶证,过不了闸。”

  胡玉兰决定自己切割船体。她算了一笔账:“按照废钢材的分量卖给淮安钢厂,加上国家给的报废船舶补贴,大概能有27万。”这远比钢厂给的整体报价划算。但是,当她的船拖曳到岸上的那一刻,想到这是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家,胡玉兰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淮河穿城而过 淮南淮北大不同

  清江浦的岸边立着一块“南船北马”的石碑。淮河以南是水乡,运河水深河宽,行船比较容易;淮河以北的运河则水浅河窄,船闸众多,船行很慢。东南各省人进京,均由里运河行至清江浦清江闸南舍舟登陆,北行数里后,渡黄河(黄河夺淮后形成的河道)至王家营(今淮阴区王营镇)雇大车北上;南下则相反。于是中国交通史上有了“南船北马王营渡,九省通衢石码头”之说。淮河南岸的清江浦与北岸的王家营,共同构成“南船北马”的古代交通枢纽。

保存到相册
横跨“废黄河”的大桥,中间的蓝色球体被认为是“南北地理分界线” [保存到相册]

  淮安也处于南北地理分界线上,并因为穿城而过的淮河而特别。淮河,这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南北方分界线,也是亚热带与暖温带的分界线、湿润区与半湿润区的分界线、一月份0℃等温线、温带落叶阔叶林和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的分界线、水田旱田分布分界线……

  在淮安,民间也有淮南、淮北的分别。淮南、淮北不仅气候、植被,而且民众风俗习惯、饮食结构、语言特点等,都表现出过渡性特征,例如从饮食来看,淮南爱吃米,淮北爱吃面。当然,这些不太明显的分别现在都融合在整齐的现代城市生活中了。

  淮安市区有黄河广场。这里的“黄河”就是黄河夺淮形成的“废黄河”,一座桥沟通南北,中间一个巨大的球体也被认为是“南北地理分界线”,得到了国家测绘局的批准。而淮安市民天天从废黄河大桥上走来走去,一天来往南北好多回呢。

治水是千年主题

  “黄河是条恶的河,泥沙多,经常淤塞。”裹挟着大量泥沙的黄河,从汉武帝时代就开始侵入淮河,一泻千里,抢去淮河入海的水道——黄河夺淮入海,一直是农业中国社会河流治理的顽疾。从事水利工作近60年的范成泰,最佩服的治水人是明朝的潘季驯,他提出了“以河治河,束水攻沙”的方针,后世治理黄河的方法都没有离开这一中心。

  1951年,毛泽东发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周恩来亲自制定了淮河“蓄泄兼筹”的方针,审批和部署了治淮工程。范成泰参与了苏北灌溉总渠的建设:“从1951年冬到1952年春,苏北一百三十万水利大军掀起了波澜壮阔的治水高潮,用八十三个晴天的高速度开挖了一条168公里的苏北灌溉总渠,为淮河洪水的外排打通了一条入海水道。”从此,肆虐的河流变得温顺起来。

  苏北灌溉总渠开挖后,运河和淮河的交汇点从淮安城北移到了城南,就是今天的淮安水利枢纽。水系复杂,淮河水、运河水、灌溉水、排涝水、抽引的长江水在这里交叉,作用不同,高低各异,有的可以相互调剂,有的又不能见面。例如运河与灌溉总渠的水位平级,但不能与淮河入海水道的水在一个平台上,所以,在入海水道之上,建成了立体交叉工程。在这里,运河走上边,入海水道的洪水走下面,各行其道,互不干扰。如果从空中俯瞰,应该是一座现代水利工程的博物馆。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 2005-2016 www.alltrip.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朗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苏ICP备05070483号-1 苏B2-20120146